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一年少赚超7亿元!绝味食品净利刷新低,卤味苦熬低谷期

2023-05-28 07:37:28 7

摘要: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姜艳鑫 黄兴利 北京报道卤味赛道半边火热,另外半边却有点冷。1月29日下午,绝味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绝味食品”)发布2022年度业绩预告称,绝味食品2022年全年归属于上市公司...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姜艳鑫 黄兴利 北京报道

卤味赛道半边火热,另外半边却有点冷。1月29日下午,绝味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绝味食品”)发布2022年度业绩预告称,绝味食品2022年全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在2.2亿元—2.6亿元之间,与上年同比下降约73%-78%。

查看数据可以发现,此次绝味食品净利润的大幅下滑,在2020、2021年疫情最为严峻的时间都未曾发生过,也创下上市以来最低净利润。曾经几时鸭脖卤味几乎是年轻人最爱的消费单品之一,如今关于年轻人是否不再爱吃鸭脖的讨论数次登上微博热搜,在卤味企业业绩不振的背景下,究竟是卤味过了时还是年轻人有了新欢?截至1月31日收盘,绝味食品股价报53.29元/股,总市值336.4亿元,年初至今股价跌幅超10%。

卤味三巨头业绩不振

过去的一年,卤味企业们仿佛集体陷入了沼泽地,眼看着净利润下滑严重却“无能为力”。

在最近发布的2022年业绩预告中,绝味食品预计2022年度实现营业收入66亿元—68亿元,较上年同期营业收入65.49亿元,同比上升0.78%—3.83%。但在营收微增的情况下,绝味食品净利润下滑严重,其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2亿元—2.6亿元,较前一年同比下降超七成。

作为卤味赛道的“大哥”,绝味食品在行业内优势明显,在营收规模方面已蝉联卤味上市公司榜首多年。以2021年营收为例,绝味食品65.49亿元的营收,远高于周黑鸭和煌上煌的28.70亿元和 23.39亿元。

与营收对比更为鲜明的是三家在盈利能力上的差距。在2022年之前,绝味食品的净利润整体保持着增长的态势。其2021年净利润为9.81亿元,是煌上煌的6.77倍与周黑鸭的2.87倍。

不过,进入2022年,绝味食品便陷入了净利润下滑的魔咒。从2022年单季度表现来看,2022年第一、二、三季度,绝味食品的净利润分别为8906.68万元、952.6万元、1.2亿元;同比下滑62.24%、64.2%、74%,其中第四季度的归母净利润约在100万元—4000万元,创下全年单季度最低。

针对业绩变动原因,绝味食品在业绩预告称,因新冠疫情防控的要求,部分工厂及门店暂停生产与营业、新冠疫情期间加大了对加盟商的支持力度,导致销售费用增加较大,以及原材料成本上涨幅度较大也影响到了毛利率。

受到原材料成本上涨以及疫情影响导致业绩不振的还有周黑鸭与煌上煌。1月30日晚间,煌上煌发布2022年业绩预告称,2022年度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上年同期下降72.33%—79.25%,其中酱卤肉制品业预计同比下降64%左右。

此外,周黑鸭股价在1月11日大跌22.95%,创下今年至今最大跌幅,当天有市场消息称,其预计公司2023年净利润仅为1.5亿元—2亿元,对比其在2021年3.42亿元净利润跌幅最高超过五成。不过,周黑鸭随后在12日发布澄清公告称业务运营一切正常,不过其同时提及继续面临来自可能对其盈利能力产生不利影响的各种因素挑战,特别是由当前产业趋势导致的更高的原材料和配料的成本等。并称,将努力在2023年实现2亿元或以上年度利润。

对于卤味三巨头业绩不振,广科咨询首席策略师沈萌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除了防控等造成的成本上涨外,还有经济下行带来的需求收缩、以及竞争中缺少差异化优势导致的收益率降低。”

新旧卤味分天下

卤味赛道仅有三家上市公司的局面曾维持多年,不过,2022年9月紫燕食品上市就打破了三足鼎立的僵局。

从上述四家的经营模式来看,除了周黑鸭外,绝味食品、紫燕食品、煌上煌都已开放大范围的加盟,门店扩张优势明显,截至2022上半年,绝味食品在中国大陆地区门店总数14921家;煌上煌门店为4024家;周黑鸭门店数量为3160家;紫燕食品截至2021年底5100家。

不过,虽然加盟门店的扩长带来业绩增长,但门店数量过多在疫情期间对业绩的影响也十分明显。绝味食品在业绩预告中表示:“公司在新冠疫情期间加大了对加盟商的支持力度,导致销售费用增加较大。”煌上煌同样提及了疫情期间加大对加盟商政策扶持力度,以及门店关停费用的增加,销售费用率同比有所增长。

作为传统零售企业,绝味食品们对线下渠道的依赖度极高,2021年,绝味食品来自线上的营收仅占营收比重2.01%;煌上煌线上销售占比为21.04%;周黑鸭将近两成。而紫燕食品并未在财报中透露线上销售占比。

但随着消费趋势、盈利模式和科技手段的更新升级,卤味市场涌入了一批新的竞争对手,这些竞争对手与绝味食品等传统零售企业对线下渠道的高依赖不一样,它们更擅长通过互联网营销造势吸引消费者。

在这其中,2016年创立的卤味品牌王小卤发展效果最为显著,2019年推出单品虎皮凤爪上线后,三年多的时间,王小卤的年销售额从2000万元到突破10亿元,在2022年,全年业绩也实现超50%的增长,12月线下销售额实现单月破亿。在此情况下,王小卤也顺利得到资本的青睐,目前已经获得了四轮融资。

近些年,卤制品行业企业数量不断创新高。不过,沈萌认为:“新式卤味品牌看似良好的表现,其一是可能制造了一定的差异化,其二是作为新品牌的起点基数低,而换其他角度来看,或许就没那么亮眼。”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传统卤味企业业绩不振的背景下,新兴品牌不断崛起,消费者关于卤味的喜爱也许可能是“爱没有消失,只是转移”。

或许,绝味食品也认识到了这一问题,在发展自身品牌的同时,它还在投资卤味企业。天眼查APP显示,绝味食品已经通过投资平台网聚资本参与了热卤企业盛香亭的B轮融资、卤味企业卤江南的战略融资、餐桌卤制品生产销售公司满贯食品的天使轮融资、酱鸭卤制品公司颜家辣酱鸭的A轮融资、卤味连锁品牌舞爪食品的天使轮融资、我馋鸭脖的股权融资等等。

对此,餐宝典创始人、餐饮分析师汪洪栋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指出:“投资其实已经成为绝味食品的第二增长曲线,绝味食品投资卤制品企业一方面是因为卤味市场的发展空间很大,另一方面因为不同品牌的竞争要素不同,绝味食品与其投资公司的直接竞争不大。”

针对业绩疲软是否已有解决措施以及未来的发展规划等问题,本报记者通过邮件的形式联系了绝味食品,但截至发稿前并未收到回复。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